辽宁抚顺:中外合资企业呼吁抚顺中院再次公正裁判

乐橙国际首选

2018-10-22

抚顺市某生活馆与被上诉人签订的征收非住宅房屋货币补偿协议书以及抚顺市某生活馆作为房屋承租人和房屋所有人抚顺市粮油供应公司签订的房屋拆迁补偿协议书;李某某与被上诉人签订的补偿协议;抚顺市某蔬菜公司与被上诉人签订的补偿协议书,上述三份证据证明目的一致,可以显示的是对抚顺市某生活馆作为与上诉人同一地位的承租人进行补偿的相关情况以及在没有任何评估报告的情况下被上诉人对抚顺市某生活馆就进行了超出上限的补偿。 这是没有评估报告的,是预评估,预评估价格是400万,政府补偿了460万,政府委托房屋所有权人对承租人替政府又给了140万,最终得到600万。

两份证明没有评估报告的,与凯伦咖啡的模式都相符,都给补偿了,没有出具正式的评估报告文本,评估公司给的是预评估价格,政府赔偿超出了50%。

被上诉人对上述事实和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没有异议,其他单位和民众可以得到补偿,岂能搞歧视和区别对待呢理应同等对待,承认协议有效,给予相应补偿。 其四,为避免被强拆,上诉人不得已而为之。 因新抚区政府事实上存着非法强拆(华商晨报于2014年11月13日以《抚顺78户房屋被强拆新抚区被判程序违法》作出报道)因凯伦咖啡的房屋所有权人是钉子户,时任拆迁办主任崔某言语威胁要强拆,宁玉媛迫于无奈向征收办送去钱及购物卡,(钱用于征收办房子维修改造上了)上诉人送财物并非为了追求法律规定之外的不正当利益,并非为了让评估公司超过法律规定进行评估,而是为了避免被强拆,确保评估单位实地勘测进行评估,从而保护凯伦咖啡全貌以待评估之用,征收办主任收取上诉人的财物后,并未帮助上诉人获取法律规定之外的不正当利益,而只是要求评估公司实事求是认真评估。 作为房屋征收部门的负责人,其要求评估公司依法、认真评估并未违反法律规定。 评估公司也是在法律规定的范围之内评估,按照上限评估也是在法律规定的范围之内,(且其它家也按上限评估的)一审关于按照上限评估就是获取了不正当利益的认定,明显错误。

与上诉人签订涉案合同,并非征收办主任个人的决策,而是新抚区人民政府领导集体决策的结果。

不能仅仅认为征收办主任收取了上诉人的财物而认为上诉人与全体参与决策的领导进行了恶意串通,从而否定合同的效力。 被上诉人并无任何证据证明被上诉人签订合同时与上诉人恶意串通损害国家利益,一审认定上诉人与被上诉人恶意串通损害国家利益,主要证据不足,应当认定补偿协议有效。

其五,一审判决缺乏依据。 对于被上诉人在举证期限内提交的涉案合同应当撤销的证据,是否可以用来证明涉案合同无效对于被上诉人在法定期限内是否提交了证明涉案合同无效的证据一审法院并未审查清楚。

被上诉人在法定期限内虽然提交了证据,但其证明目的是涉案合同应当撤销,但举证期限届满后,其变更诉讼请求为合同无效,且并未在法定期限内举出,也无法举出证明涉案合同无效的证据。 一审法院采纳被上诉人在法定期限内提交的用来证明涉案合同应当撤销的证据来作为判决涉案合同无效的证据,应当视为一审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不足。

其六,承租人要求补偿符合《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 该法第二条规定: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征收国有土地上单位、个人的房屋,应当对被征收房屋所有权人(以下称被征收人)给予公平补偿,但是并没有否认承租人在征收中的公平补偿权。 该法第十七条规定:作出房屋征收决定的市、县级人民政府对被征收人给予的补偿包括:(一)被征收房屋价值的补偿;(二)因征收房屋造成的搬迁、临时安置的补偿;(三)因征收房屋造成的停产停业损失的补偿。 市、县级人民政府应当制定补偿和奖励办法。

承租人凯伦咖啡作为一家合法经营的公司,配合政府征收,自然会存在搬迁、临时安置等费用,也包括停产停业损失,如果将这些补偿给所有权人,于理不通,于法不符!况且其对所有的承租人都签协议并进行了补偿。

很显然,这里的被征收人应当做广义解释,既包括所有权人,也应包括承租人,搬迁、临时安置的补偿,停产停业损失的补偿才具有法律意义,才不至于成为空谈,承租人要求补偿,合符法律的公平正义要求。

承租人要求补偿符合租售同权原理。

租售同权是指:租房与买房居民享同等待遇,在房屋征收和拆迁中,给于租房人和所有权人同等的补偿权利,就是应有之义,符合社会发展的大趋势。